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我们眼里的光呢?

时间:11-27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61

我们眼里的光呢?

作者 | 梳子姐压死房地产的并非恒大,而是亮亮丽君夫妇。这对小夫妻如堂吉诃德般向庞大复杂的房地产利益体系发起冲击,头破血流是必然的。最近媒体铺天盖地都是他们的故事,具体来龙去脉就不赘述了。没能如愿住进房子,城市梦破灭,他们选择回老家,回到老家又能如何?一出门难再回首,老家是年轻人疗愈伤痕的港湾,能不能安放肉身和灵魂确实需要打个问号。也有人认为,亮亮丽君并不值得可怜,当他们庆祝安倍被刺杀,庆祝澳大利亚大火时,都为自己的悲剧攒足了皮鞭,甚至怀疑当他们缓过劲后,会变成另外一个“敲锣女”。其实,无论共情还是鄙夷,亮亮丽君夫妻并非个体具象,他们的遭遇投射出鲜明的时代喻意,每个普通人都能从中找到借题抒怀的情绪出口。不得不承认,普通人抵御经济风险的唯一屏障是房产,房子是维系安全感的最后一道堤坝,拥有不同数量房产人群的获得感存在天壤之别。11月22日和11月24日,有网友在四川省网上群众工作平台上投诉,认为成都市东部新区保利中粮湖光锦云项目降价40%,原本拿证价格为1.5万-1.7万元,现在却以9000元均价销售,这是“恶意降价扰乱市场”。网友的投诉引起高度重视,成都东部新区管委会很快作出回复,认定湖光锦云项目价格波动过大,涉嫌扰乱房地产市场正常秩序,目前暂无法办理网签备案。知道为什么房价不能降了吧,因为有“网友投诉”。一个投诉,不知道让多少人的眼睛失去光芒。亮亮丽君夫妇曾经眼里光芒万丈,他们把所有美好和幸福都寄托在郑州的房子上面,哪怕再苦再累,想起房子依然豪情万丈,如今失去了动力源,眼里的光也消失了。眼里有光,心中有爱,这是公民社会的标配。我们不禁苦苦思索,眼里的光去哪了呢?周六外出时与滴滴司机聊天,他说去年只要不封控,生意还不错,自己每周末还能休息一下,到公园吊吊杠放松放松,今年太奇怪,不知道人都去哪了,打车的人太少了。头几天拉的两名乘客是公职人员,听到他随意吐槽一些大事时,其中一位乘客说,你老实开好你的车就行,不该说的别说,不该管的别管。滴滴司机不屑地说,这种软骨头的人也配当公职人员?以后我的车里难道也贴一幅“莫谈国事”的告示?眼里有光的人,往往不拘泥,不畏惧,不紧张,滴滴司机赚的是辛苦钱,凭自己双手吃饭,所以不需要向谁低眉顺眼,而那个连民间几句闲话都不敢听的公职人员,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怕什么,这样的人眼里能有光,心中能有爱吗?河北有位叫“美梨夫人”的三农博主,其特点是热爱农业,阳光灿烂,口才极好,然而最新一期视频里,一向开朗乐观的她变得忧郁消极,原因是老家三十多年发展起来的梨园将被铲掉。“树很好砍,几天就会夷为平地,但再想种上,再想让它恢复枝繁叶茂,可不是几天就能完成的。”我想,她说的不只是梨树吧。最近,因为砍树而让人蒙受损失心灰意冷的事可不少。2019年,豫楚农业应信阳市平桥区长台关乡政府邀请,参与当地淮河生态廊道建设,双方签订30年合同,目前已投资建成约1000亩淮河生态廊道绿化林。一个多月前,这片长势良好的绿化林中的600亩,突然遭到乡政府组织的砍伐,林地被夷为平地后恢复成农田,投资人损失惨重,气到住院。又一束光被硬生生地掐灭了。这几天围绕电影《我本是高山》的争议非常大,说什么的都有,最有发言权的应属原型张桂梅。张校长受邀观看这部电影后,几次拒绝发言,她的学生、老师和教育局领导也无不神情凝重。本来最具精神光芒的感人事迹,为何会尴尬到这种地步呢?张校长执著地做了一件不计回报的善事,有人想以此为噱头拍成商业片大捞一笔,我想这是问题的根源所在。商业就是商业,赚钱就是赚钱,教育就是教育,奉献就是奉献,妄图拿张桂梅的精神卖钱,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?我们每个人眼里曾经都是有光的,之所以慢慢变得黯淡,是因为太容易相信一些东西,直到付出沉痛代价,回头才发现谎言竟然可以被编织的如此堂而皇之。我们每个人眼里曾经都是有光的,之所以慢慢变得软弱,是因为一些凭借无耻而强大起来的力量太下作,把契约和信任践踏得粪土不如,让规则成为一纸空文。我们每个人眼里曾经都是有光的,之所以慢慢变得游离,是因为在混沌中迷失了方向,为什么精于算计和谄媚的小人越活越滋润,而老实本分反倒活成了笑话?光在哪里,光去了哪里,为什么会凭空消失,这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。- 完-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